1. 首页
  2. 文化综艺

成团出道难,出道保持热度更难 那些选秀出道男团/女团现状

  2020年春天集结了众多选秀节目,前有《青春有你2》,后有《创造营2020》,男团选秀《以团之名》(待播),姐姐团体选秀也跃跃欲试。

  男团女团发展势头看似猛烈,对于练习生而言看似成团出道、未来可期,实则困难重重。

  成团不代表稳赢,迷茫的后成团出之路

  随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创造101》节目成团的“火箭少女101”今年6月底面临合同期满解散。

  除话题人物杨超越、资源与实力突出的孟美岐外,其他小姐姐的“单飞”之路显得扑朔迷离。

  从其他选秀节目如《创造营2019》成团出道的“RISE”男团额19年的《青春有你》成团“UNINE”等发展现状可以看出,团体爱豆的人气上升得快下降的更快。当然不排除诸如早期受益的18年《偶像练习生》NINE PERCENT中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等脱颖而出至今仍然活跃的流量级明星。随后的大多团体资源有限,呈现趋于平寂的态势。

  2019年12月30日,从《明日之子》中走出SIS女团,成员分别由NoNo洪一诺、Veegee徐若侨、Pam徐嘉琳组成。这个组合走的路线与SHE相像,主打音乐性,但是名气差别很大。虽有孙燕姿、毛不易的推荐资源,但仍未能够走入大众视野。

  SIS出道近半年,一共只有3个舞台,其中包括出道记者会。

  “R1SE”是通过《创造营2019》选出的101系男团,出道1年,团体舞台28次,它是国内团体里发展最稳固运营最好的一个男团,整体实力属于上乘,团体表演也无法再向外围扩散,受众面较窄。

  与其他团体遇到困境一样,RISE成员的辨识度低,除了周震南以外,其他人几乎都面目模糊。

  提及女团,SNH48 GROUP是国内最早开始玩女团概念的团体,团体成员表演多达三百人,最少也有16个人,每个人分到的份量有限。也因此,尽管他们出道时间长,表演舞台达到5000多次,大部分成员实力都欠佳。

  舞台表演主要以圈内剧场为主,表演通道也只向固定的粉丝群体打开,长此以往,除了舞台烂到出圈被嘲笑就再没有姓名。

  追溯到国内“元老级”选秀节目——超级女声,从该节目走出的常红歌手众多,如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尚雯婕等。同样的,归于沉寂的歌手也众多,2019年《向往的生活》05超女重聚,请来周笔畅、叶一茜、黄雅莉、纪丹迪(纪敏佳)一起来做客,节目期间,黄雅莉的《蝴蝶泉边》唱哭何炅。2020年《王牌对王牌》请到了06超女,许飞现场diss尚雯婕引发热议。

  这背后呈现的就是同样是从同一节目走出的明星不同现状的巨大落差。

  资源与实力更为重要,把握机会&创造机会

  选秀出道或成团不代表一夜之间的万众瞩目,它只是一个起点。选秀节目进行中为了收视率,媒体和平台都会一起造势把话题度推向顶峰,但当节目结束后,个人的发展考验的是个人业务能力与资源。

  对于造星“产业链”更为成熟的腾讯娱乐而言,2020年将会推出一档面对出道后男团女团的综艺节目《炙热的我们》,从该节目的先导片中能够看到当下男团女团的发展困境,目前已经公开的首发阵容有101选秀男团R1SE,大型女子团体SNH48GROUP,国风女团SING女团,以团之名选秀团体BlackACE,摇滚乐团盘尼西林、明日之女选秀SIS组合。

  《炙热的我们》的创意路径,有对行业痛点和观众需求的双向洞察。该节目的思路正好契合了当下众多组合极其缺乏曝光资源与机会,似乎为男团女团铺设了一条再一次“翻红”的机会。

  各位成团艺人能否再次以实力博得观众的喜爱,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at11.com/whzy/e1faaeed858c80177de184e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