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综艺

7000万人围观周深的《我爱你中国》,网友:他的厉害之处,远不止会唱歌

  7号晚上,鸟巢,躁了一整个夏天的《中国好声音》落下帷幕。

  火星女孩邢晗铭不负众望拿下总冠军,让史上最年轻导师李荣浩成为了本季的最大赢家,最强战队和冠军学员都揽入怀中,实现了真正的年少有为。

  然而巅峰之夜冠军的风头,竟完完全全的被返场“老”学员周深给抢了去。

  中国好声音当晚发布的微博按热度排列,周深唱歌的视频稳居第一,远超排名第二的冠军诞生公告帖。


  “百灵鸟从蓝天飞过”,当晚,周深一开口观众就炸了,他站在鸟巢中央唱起《我爱你中国》,网友说“这是真正的百灵鸟归巢啊”。

  加上当天现场选手们状况百出,甚至有人说:

  “周深开口前差点以为是今天音响设备故障了。”

  感受一下百灵鸟本灵的歌声

  身为好声音优秀学员,周深已经不止一次被伯乐导师那英邀请返场帮唱,上一次和郭沁合作的《大鱼》,直接助她击败了唱哭刘欢的夺冠热门叶炫清。

  5年前他用一首《欢颜》惊艳亮相好声音,引发那英和齐秦的抢人大战。

  但一夜爆红并没有让他忘记初心,“毕业”5年,他一直在往前走,每一次开口都会让更多的人沦陷其中。

  十四年前,36岁的高晓松在昏暗的机房里,翘着腿看完电影《孔雀》的初剪样片。当最后一个镜头落下,与电影相关的词曲,已尽在他心中。

  略微润色后,他拿起吉他,当场向导演顾长卫唱起了这首《蓝色降落伞》。只是,“我唱走调了,他没看上这歌”。

  直到2017年,高晓松才把这首“待字闺中多年”的歌曲,拿出来交给一位名叫周深的新人,作为他第一张专辑的主打歌,并在2018年华人歌曲音乐盛典上荣获年度金曲奖。

  来自微博@卡布叻_周深

  2014年,尚在读大二的周深参加了《中国好声音》,以一曲齐豫的《欢颜》引来三位导师转身。

  曲毕,那英起身为他鼓掌,高呼“你比女生唱得还美”。

  高晓松注意到周深,也是始于《欢颜》。一个独特的声音,加上近乎百分之百的完成度,哎哟,太挠高晓松的心了。

  次年,他为周深写下的第一首歌《玫瑰与小鹿》发行,并在微博里毫不掩饰地写下自己对周深的喜爱和赞美。

  “介乎童声与女声之间的魔音,一个人的唱诗班。”

  截图自微博@高晓松

  2017年11月,周深的第一张专辑《深的深》发行。由高晓松自掏腰包投资,并担任监制。制作班底则是被网友誉为“高家班”的尹约,钱雷等人,前后历时三年。

  “我自己不惜代价,从个人腰包里投资一张我喜欢的歌手的唱片,这一辈子都只有三次。前两次都是二十年前,做的小柯的第一张专辑和朴树的。”

  来自微博@卡布叻_周深

  从左往右依次是尹约,周深,高晓松,钱雷。

  同样被《欢颜》吸引的,还有光线影业的刘同。无意中的一瞥,他在微博写下:

  “我会因为周深开始追好声音,真干净。”

  由于刘同和尹约等人的力荐,电影《大鱼海棠》的宣传曲《大鱼》,最终落在了周深的头上。

  他拔高三度的副歌部分,瞬间击中听众的心,尾段与尹约的共同哼唱,让人如痴如醉。

  这一曲,不但为电影增色无数,更把周深推向了一个更高的舞台,成为此后多部热播剧的主题曲演唱者。

  来自豆瓣《大鱼海棠》页面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周深以一个有一定知名度的流行歌手的身份参加了音乐节目《声入人心》。

  在这档被誉为“神仙打架”,豆瓣拿下9.2高分的节目里,以“空灵高音”闻名的周深和以“低沉厚重”闻名的王晰组成的“深呼晰CP”多次登上热搜榜。

  两人一高一低的声线组合,迸发出绝妙的和谐感,二人合唱的一曲《月弯弯》至今仍高挂榜单前列。

  随着节目的播出,周深人气一路水涨船高。相较过往,他开始频繁出现在各种晚会,以及音乐访谈节目中,以一种让采访过他的记者都难以相信的欢脱姿态。

  与参加《好声音》时腼腆,内向,眼里充满不自信的状态相比,如今的周深在就像一只跳脱的小鹿,每次采访总是自己先乐得哈哈大笑,频频抛梗,被粉丝称为“小话痨”“小太阳”。

  这也难怪有朋友会发问:“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周深吗?”

  来自微博@卡布叻_周深

  1992年,周深出生于湖南一个小山村。村庄地处偏远,父母长年在广州打工。

  陪伴小周深的只有一个年长他5岁的姐姐。姐弟俩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挑水,做饭,干农活,哪样都不比大人们差。

  小学三年级那年,父母带着姐弟俩一起搬到了贵阳,做点儿小本生意,一家人这才得以团聚过日。

  日子稳定后,周深慢慢在学校里展现出自己的歌唱天赋。他总能带着学校的合唱团在市里的比赛上夺得头筹,这让他很是骄傲。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却始终无法像同龄男孩那样,在变声期“变”出一股低沉,粗壮,很“man”的嗓音。

  始终停留在童年的声音状态,为他招来诸多非议。

  “人妖”“变态”“不男不女”,少不更事的孩子们用能想到的各种讥讽的词汇或当面或背后,议论着他。

  他着急,羞恼,痛苦,悲愤,却又无可奈何。纵使努力压低嗓音去说话,依然改变不了被嘲的结果。

  这被网友誉为“天使吻过的声音”,在那个时候,是周深拼命想要摆脱的噩梦。初中三年,他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唱过任何一首歌。

  来自微博@卡布叻_周深

  上一季《声入人心》热播的时候,#周深要谢谢道具组吧#登上了热搜榜首。身高160的他在曝光的花絮里,与同期演唱的身高180+的歌手王凯,王晰等人在视觉上近乎等高,而他的脚下俨然踩着高出他人许多的升降台。

  视频里,他们一起向脚下的升降台鼓掌感谢,他自己也在微博里认真调侃:

  “台子升起的一刹那……真的全场掌声可能是我听过最大的一瞬间,大家都为我揪着一口气吧。毕竟哈哈哈哈哈哈。”

  当年令他恨不能断骨增高的身高问题,如今也可以大笑着自由调侃。

  来自微博@卡布叻_周深

  高中时,拿下校园歌手大赛冠军的周深,开始在学校各类演出比赛上频频露脸。场下的欢呼,羡慕之声,让周深渐渐找回了一些唱歌的自信。

  2010年前后,网络歌曲的传播进入新阶段,周深也是在这一时期加入YY成为一名网络歌手。

  他用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日本动漫中的角色名“卡布叻”作为自己的网名,“卡布时代”开始了。

  网络带给周深极大的安全感。天南海北的粉丝们并不会在意他的外型,他的身高,他们欣赏和畅谈的只有音乐。

  网络上的周深像极了现在所呈现出的样子,活泼,幽默,话痨,阳光。他翻唱过多种类型的歌曲,还曾用九种外语翻唱《Let it go》。

  在网络上,周深拥有极高的人气,还拿下2012年全国网络歌手冠军。但回归到生活中,他依然是那个自卑,腼腆,内向,毫不引人注意的男孩。

  来自微博@卡布叻_周深

  高考失利后,周深遵从父母意愿,前往乌克兰学医。

  如果他在中途反复的挂科,熬夜翻译,复习中坚持下来,现在的周深,可能会在贵阳当一名牙医,安然度日。

  学医不过一年,周深果断放弃了这种反复的痛苦和煎熬,退学考了利沃夫国立音乐学院美声专业。这自然在家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后来的采访中,周深谈及这段经历,用几乎所有学音乐的人都会经历父母反对,决裂,冷战这个阶段一语带过。

  初次系统专业地学习音乐,周深走了不少弯路。学习不过一学期,就由于错误的练习患上了声带小结(一种慢性喉炎,会声音嘶哑)。

  失去了歌者赖以生存的嗓音,周深只觉人生已走到绝路。

  他回到贵阳,试过针灸,按摩,中药,西药等各种方法,甚至是放血这样的偏方。经历了一段近乎绝望的生活,康复后的周深更加珍惜自己这把老天爷赏饭吃的嗓音。

  他重回学校,在乌克兰功勋级歌唱家门口徘徊三月,终于拜在他门下,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美声之路。

  来自微博@卡布叻_周深

  周深从一名网络歌手走到台前,始于2014年的《中国好声音》第三季。参赛前,身为节目导演之一的胡敏妍已经连续邀请了他两年,甚至不惜去机场堵人。

  周深有自己的顾虑。他太明白当自己站在舞台上开口唱歌的那一瞬间,台下不好的话立刻喷涌出的那种感觉,他不想让初中的一幕幕再度重演。

  但他也渴望着能被更多人认识和接受。而且,如果有了一定知名度,那他回到乌克兰唱歌打暑期工的时候,就会更容易一些,也能帮父母减轻一些负担。

  抱着这样纠结、忐忑的心态,周深手足无措地站在了《好声音》的舞台上。他留着小平头,穿着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眼里的忐忑和不自信一览无遗。


  一曲《欢颜》,他在音乐圈里投下一枚炸弹。节目里,他虽然在导师考核赛中惜败,但节目外,周深迎来了自己更广阔的天地。

  高晓松带着自己的“高家班”,自掏腰包,为周深的第一张专辑《深的深》细致打磨了三年。

  专辑发布后的诸多采访里,高晓松提及最多的,是周深的成长。

  “你看到他从唱出来的像个黑白电影,然后慢慢有了颜色。就像我说的,他《蓝色降落伞》,开始唱出来是‘白色降落伞’,白的。然后慢慢他有了色彩,有了动态。所以这个对于科班出身的,利沃夫音乐学院的,最缺失的实际上是色彩跟动态。”

  来自微博@卡布叻_周深

  对周深来说,最大的变化是他开始接受自己,接受自己与众不同的声音,接受这份与生俱来的礼物。

  在录音棚里,声音中的任何一点瑕疵都会被放大,暴露无遗。起初,周深不愿听到自己的声音,他总是要求音乐声大一些,再大一些。

  反复多次的走调、咬字,失情绪后,高晓松长叹一口气,发出“你会唱歌吗?”这样的质疑。

  备受打击的周深本以为一首歌还未录完的专辑就要就此结束,高晓松发来的大段长语音微信又给了他希望和动力。

  谈及为什么这么不遗余力地帮周深做专辑,高晓松只用了两个词“喜欢”“人好”。

  “我觉得一个是有天赋,这是首先,还得有一个是人得好……有天赋很重要,有梦想很重要,能为人处世也很重要。你要让大家喜欢你,你要让大家愿意为你熬三年。”

  周深荣获东方风云榜“年度飞跃歌手”称号

  04.

  《大鱼》刷屏后,周深的专辑仍迟迟未曾发行。尽管名气不断上涨,邀约增多,但周深心里依然贮满了恐慌和焦虑。

  除了《大鱼》,他一无所有,只能在舞台上翻唱他人作品,这让他总是担心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拍死在沙滩上。

  直到一年后,专辑发行,那一刻,他心里才觉有了底气,才敢称自己是一名歌手。

  “幸好我没有一夜爆红,不然我的心态可能会非常差。这张专辑帮到我了,我就是要熬、要等、要慢慢去习惯。”——《南方都市报》专访

  来自微博@卡布叻_周深

  脚踩9厘米高跟鞋,身穿一袭亮片晚礼服长裙,周深以“女神”的形象出现在《蒙面唱将猜猜猜》的舞台。做出这个决定,他依然纠结了许久。

  “我想跨过‘反串’这两个字,但我这么做,可能一辈子都会被说成是‘反串’。”但最终,他还是这么做了。

  “很难有一个舞台让大家根本不知道你是谁,认认真真在听你唱歌。”

  不出所料,当周深揭去面具时,弹幕上依然会飘过“太恶心了”这样的字样。但此时,他也不再往心里去。

  习惯了,也看开了,没有人能让所有人都喜欢自己,所以,又何必勉强呢?

  刘同曾在微博里为周深的专辑写了长文,录了视频。他在文章里写到:

  “他说自己因为声音的原因,从小被人叫人妖,然后摆着手对记者笑着说过去了。看到那,我想起自己也被人嘲笑的细声细气娘娘腔的曾经,再看着周深云淡风轻说着自己过去的‘不堪’,一定给他带来过少年阴影的经历,此刻并没有让他为难,对过往接受的坦然,显得他愈发洒脱和潇洒。他真的很厉害,我不是指唱歌。”

  2016年,周深以“我可不是什么幺蛾子”为名,男扮女装参加了《蒙面唱将猜猜猜》。来自微博@蒙面唱将猜猜猜。

  在2018年的《声入人心》节目里,周深以一曲《Time To Say Goodbye》惊艳出场,随后坐了6期冷板凳。

  粉丝们在留言和弹幕里不断发问“深深,你到底什么时候唱歌啊”,这个习惯了等待的男孩用自己的大笑和幽默不断安抚着粉丝们的焦虑。

  台下,他欢脱跳跃,台上,他紧张到眼泪都要落下。代表团队争夺首席之位时,明明是王者的他,却露出一股青铜的气势:

  “害怕会崩掉,害怕表现不好,害怕让喜欢我的人失望。”

  连导师廖昌永都很是诧异,劝他要对自己有信心。

  连续败北,两次落泪后,周深终于用一曲欢快的《孤独的牧羊人 (The Lonely Goat Herd) (Live)》为自己正名。

  来自《声入人心》视频截图

  2016年12月27日,刘同在短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那把钥匙》里写:

  认识一个歌手朋友,不算红,性格内向,所以省去了很多应该要面对的纷扰。不知道交际,也不明白争取机会。唯一知道的就是每天窝在家里听歌唱歌。

  有些人一直等机会。这位歌手就一直在家翻唱不同的歌。不仅是为了唱歌,而是想找到自己唱歌的感觉。

  也许周深这样独特的声音,这样专注的性格,注定不会红遍街头巷尾,不会万人着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at11.com/whzy/db660240f1a7d893e35db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