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综艺

罗云熙X陈飞宇,鹿晗X林更新,2019年《陈情令》狂捞金,2020年耽改剧嗑吗?

  先来算一笔,2019年爆爆剧《陈情令》到底完成了多少KPI。首先豆瓣评分人数,68万。什么概念呢,《陈情令》之前,四年了,评分人数第一名始终是《琅琊榜》。《琅琊榜》是32万。《陈情令》高出它足足一倍。

  总播放量,前第一名是《新倚天屠龙记》,64亿。《陈情令》反超,刷新到了65亿。剧方官微粉丝量,剧播完已经5个月了,现在,粉丝量依然稳定在516万。

  它成为有史以来,粉丝数量最多的一个电视剧官微。

  总之一句话,2019年影视圈,《陈情令》综合评分第一。

  这个“第一”实在到,刚刚结束的微博之夜,《陈情令》《亲爱的热爱的》《长安十二时辰》一起获得年度热剧;但谁都心里有数,排排坐吃果果的时候最能一眼看穿,究竟谁家的果果是真大,真甜,真红。

  那一刻,李现、易烊千玺、肖战、王一博同台领奖。画面好比公司开年会,这四个人凭借全年实绩,拿下了最王炸的“2019优秀员工”称号。

  “优秀”听着一样,具体成分还有具体分析。叫李现的,水分最重,四舍五入等于在路上走着,哐当一下,天降免费午餐。他没费什么劲儿就签到了一笔大单。

  这一单,起码够他全年吃喝不愁。

  易烊千玺,年轻人,是挺努力的。努力背后,又讨得一帮大老板喜欢,愿意给他砸钱,把顶好的渠道和资源给到他。他是大单不断可也来之不易。

  像《十二时辰》这一单,主功劳还是应该算到前辈们,像马伯庸、雷佳音头上。

  肖战和王一博,才是真牛叉。

  这种牛是说,他们的运气和付出,较真起来,其实跟李现差不多。可得到的反馈,吃进嘴的红利,骚凹瑞,你100个李现签回来的100笔大单,可都抵不过他们这一单。

  你说,这单得是多大的单。大到,所有人顾不得,也已经没太大必要去计较,“实力”“水平”这些真货在其中占比多少。所有人都为一个大写加粗的好结果闭嘴惊艳。

  结果摆在那儿,钱堆在那儿,WOW,超优秀的。

  那就再来算算,堆成金山银山的那些钱,究竟有多少。

  这里,我要对《陈情令》全体宣发成员行一个大大的跪拜礼。它的宣发,至始至终遵循一条原则,“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如果心里认定,我能挣它个三五亿,根据吸引力原则,舞台就能为你创造这三五亿。

  比如,剧有16首OST。那就揉吧揉吧,揉成一张唱片,一口价,20元。

  过分吗?真的很过分。但你这么想,16首20元,平均一首才1块2。你对哥哥们的爱才1块2吗,远远不止。那就买100张好了。最后,这张唱片卖出63万张。那就是1260万块钱。顺便再拿下影视OST榜第一名。

  20元都赚你了,再赚6元,已经很有礼貌了。这6元,《陈情令》玩了个概念叫“超前点映”。亲爱的粉丝朋友,想提前知道,你们家忘羡是BE还是HE吗?手指往左,6元解锁一集。

  手指往右,恭喜你,只要30元只要30元只要30元,《陈情令》50集全部抱回家!你还在犹豫什么!50集的忘羡,30元就能一次性全部拥有!

  你拥有了50集忘羡,剧方在超前点映当晚,拥有了4000万入账。更不要说,花30元看演唱会直播,花3元看MV。总之就是,磕CP的上头,吸金的更上头。

  但不是所有的金都这么好吸。跟陈情令演唱会几乎同期直播的,是明侦演唱会。这不就尴尬了吗,陈情令有326万人观看,收入9780万。明侦一比,根本是在玩火。

  所以都是割韭菜,为什么,就它陈情令一家的韭菜特别肥特别多?

  一个,肥料好,具体是指,两位男主的互动好。从刚开播的“九学”,到热播期的“带一个人回云深不知处”,到两场见面会,到演唱会;甚至,到圣诞档还在放大招,推出

  20集特别版。

  有多特别?如图所示。

  这么地,一个夏日限定,活活拉长成了隆冬派对。

  对比《镇魂》。一部五毛制作的剧里,诞生了100万的演技。“镇魂女鬼”安利的那句话要认,“剧本不敢写的,演员靠眼神,都演出来了。”

  这种演技,拉到肖战王一博面前,结果不多说。可恰恰也是演技,成为了“棒打鸳鸯”的那根棒,打翻了两个人,理应更稳固更长久,更能让CP粉找糖吃的营业。

  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白宇要做演员,朱一龙也要做演员。而耽美,到底还是跟一份演员伟业不太能对味。那么结局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养好的韭菜,一茬茬死掉。

  反过来看肖战王一博。说直白点,年轻的爱豆非常懂得顺应潮流。爱豆本身愿意顺着道道儿往下走,自然,一切都会好办得多。

  《陈情令》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就连,不那么人和的《镇魂》,总归还是有利可图的——没有《镇魂》,“朱一龙”这个名字,不知道要熬到哪年哪月才见得了天日。

  两部剧,四个人,都在愈加明确且强烈地印证一条生财之道:拍耽改剧,红剧,红人,钱多,还能速来。这也是想要获得一个韭菜丰收年的第二条指标,土壤好。

  毫无疑问地,在业内各方包括观众眼里,耽改剧,至少是这个当下,在所有剧种里

  已经一骑绝尘,仿佛谁演,谁就能成下一个肖战。耽改剧成了种瓜得瓜种钱生钱的沃土。

  这片沃土,据不完全统计,有59部剧目,或者拍完,或者正在拍,更多的,是备案和出售影视版权阶段。

  这就是网文IP开发。小言薅光了薅玄幻,玄幻薅没了又薅男频,男频也快薅得没剩几根毛了,万幸,《镇魂》《陈情令》为跟风跑的影视人指明道路:来啊,来拍耽美,这玩意儿地广物美,资源丰富,是块宝藏。

  跟超市大甩卖似地,一眨眼,耽美IP也被吃干抹净。

  是耽美啊,是搞男男CP啊。这个本该属于小众,被不留余地封死锁牢的禁区,谁能想到,大门一旦打开,新世界瞬间迎来繁荣。

  这个新世界的前身,在2016年,属于《上瘾》《逆袭》那一波。那是网剧早期,尺度,不管,内容,不限,出过高质量神剧,也出了不少,随意截个图都蛮厉害的真·耽美剧。

  耽美名利双收,《上瘾》开了先河。就说一条这样的实绩,《上瘾》热播期间,黄景瑜和许魏洲做直播,最高在线人数达到195万。上一位杨幂,不过区区30多万。

  没有昨天的《上瘾》,就没有今天的黄景瑜,就没有《红海行动》《破冰行动》和他2020年待播的四部新剧。这是绝对的真理——哪怕背后的代价是封杀。

  黄景瑜、许魏洲被封杀,《上瘾》被下架。可又怎样,胡汉三回来,换一身羊皮,照样活色生香。

  这身羊皮叫做社会主义兄弟。做成了社会主义兄弟,耽美也就换了名目,叫做耽改。耽改是微妙的。一方面,一切要为了过审,另一方面,一切又必须为腐女服务。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诞生了。以《陈情令》举例。官方话术说,这是一个朋友相互扶持的热血少年成长记。书粉却原地炸毛,“你们企图把女主跟魏无羡凑一对,这剧,血扑!”

  扑的依据也来得莫名好笑。是剧播前流出了一段视频,书粉敏锐地发现,咦,怎么是一男一女抱在了一起!怎么可以有个女小三!

  这件事充分说明,眼见不一定为实。以及书粉有多容易得罪。

  当基情魔改为“朋友互帮互助”,很多东西,也就端得上台面了。上得了台面,又有粉丝基础,还大概率能成爆款,耽改剧,在《陈情令》的加持下,不再是小艺人小作坊的专利。

  耽改剧,也成了大家大户们想分一杯羹的香饽饽。于是,成龙携手《成化十四年》正朝你走来,黄晓明尹正带着《鬓边不是海棠红》也朝你走来。

  呼声最高的,《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八九不离十定了陈飞宇和罗云熙。就是说,名导之子,上升期小生,全都结成了“一对一互帮互助”小组朝你走来。

  (来自网友P图的“翻云覆宇”)

  这支庞大的方阵中,还不包括,隐形的不确定的小分队。比如,《天官赐福》在传鹿晗和林更新。《默读》传过刘昊然和井柏然。

  未成年时期的易烊千玺没能躲过“结对子”。他一直压着的那部《热血传奇》,在原著漫画中有暗戳戳的BL线。

  灵魂拷问来了:如果是易烊千玺和黄子韬“互帮互助”,朋友,想看吗?

  灵魂拷打也来了:如果半壁江山的男明星都去“互帮互助”了,朋友,这还能看吗?

  想起2013年有场骂战。南派三叔和ID叫“风小餮”的女网友,就“《盗墓笔记》小说有没有卖腐”互贴长文对骂。风小餮叫苦,“腐女不好做,被人家赚完钱就一脚踢开。”三叔反讽,“不敢不敢,能得腐女,我才能得天下。”

  好像“腐女”“卖腐”是个特LOW的词儿。把三叔气得,要一再声明,“说我卖腐绝不能忍!”

  (话剧《盗墓笔记》谢幕,两位男主被起哄“亲一个”)

  转眼到了2016年,电影《盗墓笔记》上映。用当年的时髦话来说,全程,井柏然和鹿晗“基情四射”。所有你能想到的,霸总与小白兔互动的烂梗,它全有——就差逼进墙角强吻了。

  观众都骂电影是恶意卖腐。这事儿谁干的呢?编剧南派三叔。

  三叔那句话是完全正确的,得腐女得天下。《盗墓笔记》挨骂,可也骂出了10亿票房。10亿都到手了,打脸重要吗,卖腐重要吗,谁来卖腐又重要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at11.com/whzy/ae87ac8376dcfc1b21617d7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