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舞蹈知识

独舞作品以舞者的肢体去透视主题!

  独舞作品需要以舞者有限的肢体去体现、解读与透视主题,使观众感受到作品中的浓烈情感和深刻、凝重的思想性。

1.jpg

  例如:由高艳津子编导的中型舞剧《三更雨愿》中(该剧由五段独舞组成)“草”的独舞段,是通过疾风中的一株劲草来寓意广大弱势群体在恶劣生存环境中不屈不挠、顽强拼搏的生命主题。舞蹈中,这棵纤细柔软的“小草”表现出了被风雨摧残而能百折不挠又如一团烈火腾升不止的品格。同时在褐色基调长舞服的衬托下通过独特语言:站立、倒地、旋转表达出野草的性格。此外,道具“拂尘”的使用令人深感一种力量的蔓延、传播,从而使人产生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一人生拼搏精神的联想。该剧的另一舞段“花”,以其独特的表达方式描述了一朵即将凋零的花朵,在经历一场狂暴的夜雨后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处于“生”“死”临界线上的“花”,竭尽全力捧着自己鲜红的花蕊(舞者双手手心为红色,做小舞花状)诉说自己辉煌而又凄美的短暂生命历程,达到了该独舞主题凝练鲜明、寓意深刻、令人回味的创作目的。中国历代文人多用对不同品格“花卉”的赞颂进行借物抒怀;如赞扬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洁、赞梅花不畏霜雪的桀骜;又如诵牡丹雍容富丽的高贵、诵春兰淡雅清馨的谦和。因而,在这一舞段中作为象征人们心目中的“花卉”一旦呈现出被践踏和摧毁,必会导致人们对“生命”主题的思考。此外,“花”舞段的另一亮点是通过“花”精致而富有个性的“语言”自话自说,玩味着内心凄楚的感受。

  另外,任何一部富有个性的艺术作品都没有供编导使用的现成动作语汇,所有的“语汇”必须通过编导的创造才具有“唯一”性而构成独舞的审美特质。例如:由赵小刚编导的独舞《爱莲说》,通过一株绽放的白莲告诫人们什么是心灵美;由张晓梅编导的独舞《扇骨》,以朝鲜族特有的呼吸动律表现朝鲜民族柔中带刚的坚强性格和精神追求;而由刘小荷编导的独舞《我要飞》,舞者则采用腹部着地双臂飞扬的姿态表现渴望飞翔而不能飞翔的心境,来陈述理想与现实难以统一的无奈;以及由王玫编导的独舞《也许我要飞翔》,舞者以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清晰地表现出满怀飞翔的理想和受到重创后的心态历程,呈现出人们对美好愿望的精神追求。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at11.com/wddq/c28918ddcf97b148997f756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