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舞蹈知识

专访|Krump舞者大毛:十年磨一剑 Krump值得喜爱

优酷《这街2》的开播再一次满足了各位舞者及爱好者的期待,而新晋导师吴建豪的惊艳亮相也赚足了大家的眼球。想必大家还对节目中那位对吴建豪的“步步紧逼,目杀气”舞者有很深的印象,他的举动也是让大家倒吸了一口凉气,而这位看起来气场两米八的猛将,就是我们这次专访的主角,大毛老师。

大毛老师是一位Krump舞者,国内Krump舞种的OG,保持着中国Krumper在世界比赛中的最好成绩。在大毛老师心中,Krump舞蹈代表着能量(energy), 表达(expression) 和情绪(feeling)。

2006年Krump(狂派舞)从日本传到中国,当时的一位日本舞者KATO,在Hiphop中融入了Krump元素,再加上一部记录Krump的纪实电影《RIZE》大火,Krump一时间在中国流行了起来。

当时Krump在国内流行的方式是在Hiphop舞蹈里面加入Krump元素。那年,亮亮(《这街1》选手,不认识自行复习)在武汉开了一节Krump课,但没有想到的是那节课只有大毛一个人去。没过多久亮亮就去上海发展了,但是大毛却从此爱上了Krump,一晃坚持到现在。

接下来,我们就跟随大毛老师的视角,了解一下他关于中国Krump的看法和他这些年为Krump文化推广走过的路。

Krump相对来说是起源比较晚的舞种,您是如何决定一直坚持练习并推广krump了呢?

一是因为当时人太少,Krump刚兴起就开始逐渐消失,而大多数舞者对Krump的印象都停留在那个时候:不太讲究卡音乐、给人感觉负面情绪比较多,所以可能大家都不太能接受。如果一个值得大家去感受的文化就这样消失匿迹,实在是太可惜了。

再者,我想推广Krump,也因为大家往往认为Krump是只属于黑人的舞种,我想打破这个刻板印象,因为我觉得喜欢就可以跳,我要打破Krump对群体的限制。

大家会普遍觉得Krump身体壮的人才能跳,男人才能跳,可能也是因为我的块头也比较大。俄罗斯是全球女krumper最多的国家,在日本跳Krump的少儿已经到处在拿奖,我们为什么要强加给自己限制呢?对力量要求最高的舞种breaking,男女老少不也在跳吗?

我们关注krump发展的人会注意到,现在很多舞者会结合别的舞种来呈现krump作品,没记错的话罗素老师有次在央视的节目上将狂派舞和现代舞结合,女舞者Jaja也经常和popper合作排齐舞,对于这种结合和创新您怎么看?或者说您未来计划自己编舞有什么类似的变化或方向吗?

Krump是一个载体,一个freestyle舞种,是非常自由的,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规规则则。

2009年之后的Krump是New School Krump, Tight Eyez逐渐完善了Krump的体系,让这种舞蹈更具音乐性、多了character等玩法,大家都慢慢地在发展它。

你也可以在krumper身上发现很多别的舞种的影子,任何舞种都可以合作,排出新的东西。

不过在中国,必须有好的作品,大家才更容易接受,是受urban发展方式的影响。但Krump是纯街头的舞种,Krump最好玩的是session,是Krump真正的魅力所在。

嗯嗯,我前段日子看到了您尝试在krump中加入中国风,您以后想更多的尝试这个方向吗?比如和fam一起出一些中国风的作品?

可能我刚开始加入中国元素的时候,大家会觉得有点傻,比如Krump Panda。但是我花了十年才让大家接受我跳Krump这件事,我不怕再花十年让大家接受新型的Krump,虽然我身体的机能会越来越不如以前,但是我会对自己有个交代。

我想做中国特色的Krump风格。我们看到国外的舞者在街舞中加入中国文化就兴奋不已,但我们自己作为中国人做的可能还不够。

街舞确实是外来文化,但它也是一种载体,我们应该也去发展它。不能一味停留在学习模仿阶段,咱们不能连中国风都去模仿国外吧?

想把中国元素融入Krump确实是很难的过程,但是我觉得这个想法和方向是正确的。

我们看了节目,看到您这次给大家展示了hat trick,在以后的节目里还有什么彩蛋,可以让大家期待一下吗?

大家也可以看到今年的赛制有所调整,后面的节目中会有我和hiphop dancer一起编排的routine,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而我100进49的作品包含了更多不同的Krump的元素,比如Buck (Krumper为自己建立角色并贯穿整个舞蹈),fam(Krump舞者组建的团体叫做fam,内部分工明确,见下图),这些都是比较新的krump玩法。这些Krump的元素,都可以做单独的battle和session,比如帽子戏法、鞋子戏法,get off battle等等。

您花费了很多心血来推广这个舞种,这十年来您遇到的阻力大都来自哪里呢?大毛老师可以聊一聊您遇到过的,对krump舞种、舞者、或对您本人的误解吗?有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经历或故事?

哈哈,会有人认为我是神经病,觉得我很暴力,脾气不好。Krump同行以为我办Krump集训挣了很多钱,但其实我只是把经营拳馆的收入用来办集训营了。

一路走来,我不太在意别人怎么说我……很多声音说我们跳舞不合音乐,跳舞像砸东西,很傻;家人觉得我坚持推广Krump会一直亏钱。

既然这个舞种不会流行起来,为什么还要坚持呢?当然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没有更多舞者愿意推广krump舞蹈的原因,没有集中的氛围,确实不会盈利,练舞也很难坚持。

当然,推广到现在不是一点效果没有,krumper比以前多了一点吧。每次参加训练营也总是有一两个人在坚持,包括我的徒弟也在坚持。

不管结果怎样,我会坚持我自己想做的,我是为krump而生的人,我热爱它,它早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变成了我的习惯。

而现在,推广Krump文化已经是我和国内Krumper肩上的责任,我们都希望这个队伍可以越来越壮大。

因为我比任何人都渴望Krump在中国发展,Krump是可以承载中国民族魂的舞种,是适合中国人的。

那您来参加《这就是街舞2》,是不是也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Krump魅力呢?

当然!我希望可以通过平台,让更多人了解、接受krump,所以我特别开心我把krump带到了大众视野。

我看到这张图的时候特别特别的开心,krump终于作为一个单独的舞种正式的摆在这儿了,这真的是我这次参加节目最开心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就算比赛中我最后没能留到最后,我也不会后悔。这张图出现在大众视野,是我一辈子难忘的事情,我竟然做到了。

采访的最后,大毛老师还说:

“我现在每个星期只有一节Krump课了,真的快没有了。我觉得,唉,不知道……如果我能年轻十岁,就好了。现在的讯息、科技、年轻人的条件,都比十年前好太多,而我的时间成本是越来越少了啊。”

每当聊起来Krump,我们都会觉得有点陌生,因为印象中的Krump确实是有关发泄、捶、蛮力等等。而我们很少关注当今的Krump舞者,他们早已挣脱了负面情绪的框架,在世界的舞台上,将美感、默契、民族、文化,以Krump的形式传达给大家。

也许大多数舞者都经历过朋友或家人的不理解、不支持,大家也都知道多年前大众对街舞文化有着比较固化的印象,既然我们已经联手为这个自由的文化打出了一片天,那Krump又有何不可呢?

下次看到Krump这个舞种,不要再有偏见了哦,大胆去尝试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eat11.com/wddq/0267e6195973be0e4db85df7.html